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人妻  »  婚后生活
婚后生活
婚后的生活一直很平淡,和老婆的性生活也越来越少。自从她生产后,人胖了不少,体型也臃肿了不少,对她的欲望更是减少了。


  自己开了一个小店,夏天天热,晚上的时候经常和一帮邻居朋友在店前的开阔地打牌。来过山东的朋友都知道,山东这边特流行打够级,六人一圈,间隔三人为一伙,相对两人为对门。


  老婆的水平一般,所以他们的联邦在走科后经常拿她的牌帮她打,或者跑到她身边给她指导一下。老婆的乳房很大,生完孩子以后更大了,尤其晚上穿着低胸的衣服,把大半个白花花的奶子更是露了出来。


  有天晚上睡觉时,老婆忽然告诉我说,刚才打牌的时候有个人非礼她了。我问:「谁啊?你怎么知道?我咋没看见啊?」老婆说就是她的联邦,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,干瘦,在水务局工作的,住在店对面的楼上,我们外号叫他黄瓜,为人很开朗,人缘不错。


  我说:「他怎么非礼你了?」


  老婆说:「他帮我打牌的时候摸我的手了。」


  我说:「正常手接触一下而已,不至于非礼吧?」老婆说:「不是的。」她知道,是那种特意用力攒一下的那种。


  我这时才来了精神,我说:「被他摸,感觉怎么样啊?」老婆没什么反应,只「嗯」了一声。


  我继续问:「想被他干吗?」我和老婆对待性的态度都比较放得开,她是喜欢多人群交和SM的,尤其渴望跟狗狗做爱。


  老婆脸羞红了,点了下头:「谁让你不跟我做的!」说明一下啊,楼主现在胖了不少,欲望确实不高,但是一听老婆这句话,我的鸡巴立马硬了起来。我一把将她搂住,摸着她的大奶子说:「骚屄,真贱,想被人操了?」老婆不说话了,红着脸,低下头,蹭我的肩膀。我把她摁在床上,一只手捏着她的奶子,一只手摸她的下身,她把腿自然地张开,我手伸到内裤里一摸,一股骚水出来了。我狠狠地把两个手指头插进去了,然后问她:「贱屄,被野男人勾得这么快就出水了?」然后是指头粗暴地在里面抽插。


  老婆忍不住地呻吟了起来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啊!老公,快操我吧!」我早就忍耐不住了,脱掉内裤,对准她的骚穴一下子插到了底。老婆长长的出了口气,双脚攀住我的后背,一双眼睛迷离着,「快操我吧!老公。」老婆嘴里不断地唤着。


  我大力地抽插着,嘴里不停地骂她「贱屄」、「骚货」、「人人都能上的公共厕所」。老婆完全进入了状态,嘴里「嗯嗯、呀呀」的应声着:「老公快操我啊!操我这个贱屄……操死我,找人来轮奸我……」我更兴奋了,把右手的大拇指塞到老婆的嘴里,老婆很自然地舔了起来。


  我大声的问她:「骚屄,真是个破烂货,想不想让黄瓜操你?」「想!」老婆含糊不清的说:「想让他操,操死我……」「为什么想让他操你?」「他瘦,鼻子大,鸡巴一定大,能操死我……」我听得更刺激,精虫有些上脑了,我说:「你个贱货,就知道被大鸡巴操。


  想不想让黑人来操你?叫他们尿尿在你的烂屄里,尿在你嘴里。」「嗯嗯嗯嗯……」老婆不断地应声:「操死我,操死我吧!」我听了更忍不住了,两只手不断捏爆老婆的大奶子,不断加快速度抽插,我大声喊道:「我要射了!射死你这个贱屄!」然后,一泄如注,喷射到老婆的阴道里。老婆也徐徐的出了口气,抱着我的后背,扭动着屁股。


  【完】